中超球员袭击裁判应禁赛多少场?别让黑历史再重演

  来源:Péng湃新闻特约撰稿 杨健/仰卧撑足球

  8月21日中超武汉长江与河南嵩山龙门之战,原本并非关Jiàn战役,但Bèi后撞翻马宁后被罚下的多拉多,却让比赛陡生波澜。

  赛后,河南队官方发布公告称,将对多Lá多进行Chù罚,包括但不限于:罚款、停训、停赛、停薪、解Chú合同。

  
  多拉多被直接红牌罚下。

  但在赛后,社交Méi体却充斥着“多Lá多打得好”“多拉多见义勇为”的评论……

  无论马宁的执法水平如Hè,在球场上暴力袭击裁判,这就是触犯了Jìng技体Yù的天条。纵观世界体坛,凡对裁判动手者,无一能TáoTuō严惩。

  
  多拉多故意撞倒马宁。

  外教带Tóu,攻击裁判屡禁不止

  对裁判缺乏权威,是中国足球职业化28年来始终无法克服的痼疾之一。

  老球迷不会忘记2000年甲A联赛第11Lún的川沪大战,当值主裁王景东在补时阶段,认定主队外援桑托斯本方Jìn区内手球属于无意,这激怒了申花队南斯拉夫老帅彼得洛维奇。

  “上头”的老彼得直接Chòng进场内收走了Pí球,Shèn至还上前推了主裁一把,若非时任申花助教贾秀全死Sǐ拉住了老彼得,谁也不知道情绪Shī控的老帅,会有怎样出格的举动。

  赛后,足协对Bǐ得洛维奇“从轻发落”,只开出了停赛一场的罚单,似乎是认定作案成本不够高。

  随后劲爆的就来了——也就在这一Nián,时任大连主帅科萨Nuò维奇冲进赛场,追打主裁周伟新,被中国足协停赛6场、罚款6万元。

  考虑到彼时甲A只有26轮,ChùFá已算相当严厉。

  不过比起Cǐ后山东鲁能主帅库卡,老彼得和科萨的罚单,都只能算“毛毛雨”。

  
  库卡(左一)向裁判讨说Fǎ。

  2015中超第13轮山东鲁能与贵州Héng丰赛后,鲁能教练组以及球员和裁判组爆发了冲突,被指控攻击裁判的库卡被停Sài7个月,带着被打破的眼角,库卡失意地离开了山东。

  上梁不正下梁歪,顶级联赛对裁判动粗都已成常态,低级别联赛更可想而知。

  2013年中乙1/4决赛深圳风鹏对阵青海森科,上半场比赛结束后,客队球员王驰因对Cái判员判罚不满,Shàng前指责、辱骂并用脚踩踏裁Pàn员,Duì友宋琛、Huáng超Yě加入到攻击裁判行列。

  最终,对暴Lì行为供认不讳的三人,均被禁赛8个月。

  然而,这样的处罚成Běn,并不足以对情绪上头的球员、主帅和俱乐部官员产生威慑。最近两个赛季中超,Zhǔ裁再度成为高危人群:

  今年1月中超事关保级的大连人Yǔ成都蓉城首回合比赛,由于不满裁判判罚,赛Hòu大连人球员和俱乐部官员围攻当值主裁,大连人球员杨浩宇Shèn至击打裁判Miàn部。

  最终,大连队合计被罚款83万元,8人Zāo受不同程度处罚,动手De杨浩宇被禁赛1年。

  但即便有大连队如此惨痛的教训在前,半年后相似的一幕再度上演:

  6月28日成都蓉城与深圳之战,深圳队官Yuán郭晓峰推搡裁判员胸部,在被出示红牌HòuRéng不肯离去,又从背后推击裁判员,最终被禁止进入比赛体育场10个月,罚款人民币16万元。

  
  从全运打到老甲A

  从JiǎA到中超,攻击裁判的行为虽然时有发生,但考虑到高昂De成本,多数教练和球员都轻易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
  但在赛制混乱、前途不明的青年赛事、低级别联赛、Yè余赛事甚至女足赛事中,攻击裁判的成本显然要低上许多,一言不合就动手,让球场暴力得以肆无忌惮地蔓延。

  早在1993年Quán运会足球预赛Yán吉赛区,末轮陕西与江苏之战,就发生了赛后陕西队球员拔起角旗杆,全场追打裁判的Nào剧。

  而最终处罚之严厉,至Jīn仍堪称顶格——陕西领队以及六位主力分别被处以2-3年的停赛Chù罚。

  16年后,全运会男足甲组比赛小组赛的“京津德比”,又见证了一出Chǒu陋的暴力群殴。

  由于对主裁不满,天津队多人赛后追Dǎ主裁何志彪,带头的赵世桐冲出人群,追上何志彪并将其推倒在地。

  赛后赵世桐被终身禁赛,天津队还有8名球员以及泰达队官员石勇被处以5场到3年不等的禁Sài处罚,6Rén禁赛期均在2年之上,职业生涯基本结束。

  2011年6月,广Zhōu恒大二队与四川大学的中乙联赛赛后,Héng大二队球员朱鹏飞对裁判员拳打脚踢,恶劣程度犹胜赵Shì桐——不出意料,朱鹏飞也被处以Zhōng身禁赛。

  比起朱鹏飞,2006年在全国U17足球联赛第2Lún三次攻击裁判的王国栋,也凭一己之力刷新了Jiào练追打裁判罚单的纪录。

  那场比赛王国栋上半时32Fèn钟就Chòng入Bǐ赛场内辱骂并殴打裁判员,造成比赛Zhōng断。BànChǎng和全场比赛Jié束后,又攻击退场的3名裁判员,最终王国栋被停赛18个月,罚款人民币10000元。

  
  湖北队替补席随队人员冲入场内企图攻击裁判。

  但最令人啼笑皆非的,在于本是老YǒuXùJiù、其乐融融的老甲ASài场,裁判居然也成了出气筒。

  2016年11月第五届老甲A明星足球赛第三轮小组赛,湖北老甲A队与四川宾吾谷队的比赛中,Hú北队马成不满裁判的点球判罚,带头冲击当值主裁。

  重新开赛后不久,Hú北队替补席随队人员冲入场内企图攻击裁判,两人均被逐出当届赛事,且Zhōng身不得参与老甲A比赛……

  业余赛事都如Cǐ大动肝火,裁Pàn的权威在球员心目中是何种地位,可想而知。

  
  迭戈·科斯塔因出言不逊被主裁罚Xià,赛后收到了一张8Chǎng禁赛的大罚单。

  攻击裁判,必须零容忍

  攻击裁判轻则停赛8GèYuè,重则终身禁赛,中国足协的裁量尺度是否过重?

  恰恰相反,对比国际足坛,乃至篮球、网球等项目,对裁判MùShuō动手,只要表露出不敬,罚下+多场禁赛,是“起步处罚”,上法庭吃官司,都是常规操作。

  2019年西甲第31轮马竞与巴萨之战,迭戈·科斯塔仅踢了半小Shí,就因出言不逊被主裁罚下,赛后“美颜”收到了一张8场禁赛的大罚单。

  其Zhōng,4场Shì因为说脏话,4场则是Yīn为Pī罚下后拉拽裁判胳膊、试图阻止后者向另外两名本队球员出Shì黄牌。

  而放在中超,这种Jí别的球员和裁判Zhī体接触,几乎是家常便饭——但不少裁判为了息事宁人,通常都选择视ér不见,唾面自干。这显然只能助长球员的冒犯意识。

  
  蒂罗内从身后猛击女裁判科尔塔迪的颈部。

  Rú果是更恶意的蓄意暴力攻Jī裁判将Miàn临怎样的处罚?

  在阿根廷Bǐng级联赛中,加尔门斯体育队球员蒂罗内因不满女主裁科尔塔迪判罚,从身后猛击科尔塔迪的颈部,后者当即昏迷不醒。

  肇事者蒂罗内随即被警察带走,阿根廷足协第一时间宣布对其终身禁赛,蒂罗内本人还面临着民事诉讼和Jìn一步Suǒ赔。

  而在NBA赛场,针对裁判最出格的行径,也不过是当年抱Zhuó球不给被吹技术犯规,随Hòu把牙套扔向主裁的阿米尔·Yuē翰逊。

  球员之间动手在NBA屡见不Xiǎn,但打裁判?没人敢越过Zhè条红线。

  对比国际体坛对攻击Cái判的“零容忍”,中超的差距,一目了然。